最新动态

首页 > 研究院 > 最新动态


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社群——2018AMI中国隶属协会第四届年会工作坊内容节选

文字整理:AMI中国隶属协会、AMI重庆培训中心

 

演讲者

Christine Harrison



1545792563(1).png

Christine Harrison自1985年开始接触蒙台梭利教育,在堪培拉蒙台梭利学校(澳大利亚最大的蒙台梭利学校之一)担任二十二年的校长一职,现任澳大利亚蒙台梭利基金会的创始主席、曾参与多所学校的政策制定、学生关怀、课程开发和校园管理等工作。她还拥有调解事件、解决冲突和成人教肓的专业背景,且对社团组织的管理特别感兴趣。她也是澳大利亚首都地区独立学校协会主席以及澳大利亚独立学校委员会的理事。目前,Christine Harrison任AMI协会董事,澳大利亚蒙台梭利基金会(MAF)主席及蒙台梭利儿童基金会(MCF)董事成员。Christine Harrison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印度举行会议和相关的工作坊。目前,Christine Harrison正参与泰国和中国的管理者培训课程的设计与培训之中。




      学校的创办就是把一群人放到一起,要组建一个社群。为此我们需要理解“社群”这个词的定义是什么?我们要看到的不仅只是学校这个范围,我们可以更广义的把世界看成社群,把社群的范围扩大到更宏大的范畴,有更多的参与者,由更多链接的组成这样一个组织。

       很多人在谈论到学校的时候,总是把学校看成单一目的的一个群体,如果用这样的观念来看学校,就把学校看成二次元的简单模块,就像图片的老式电话机。这样的电话操作非常简单,映射到学校就是非常简单的二元模式:老师进行教学,学生进行学习。这样简单的教学模式就是:老师教、学生学,像老式的电话机。




      如果我们把学校当成社群来看,更像一个智能的手机,各种元素互相关联又彼此作用的关系:孩子和家庭从学校中得到支持;学校作为一个群体帮助孩子从生理、心理和其他层面获得成功;学校给予机会支持学生和家长,帮忙他们通过学习、获得成长。Christine逐一介绍智能手机各模块图片代表的意义:健康和积极的教学;更早的教育机会;早期儿童发展、职业和社群关系;如何更好的融入社群、家庭服务及策略;教学发展等等。这些也是我们所想要描述的蒙台梭利学校的组成部分。



 蒙台梭利博士对领导力及社群的看法

A Montessori Perspective on Leadership & Community


      尽管蒙台梭利博士具备优秀的领导能力,但是她并没有把领导力作为一个主题进行专门的论述,如果我们读蒙台梭利博士的著作,她其实在各个专著中有很显著的提到过蒙台梭利社群的观念。她谈到领导力的时候涉及到科学、文化等方面。她指出我们的教师在环境中是被孩子所领导的,就是说孩子身上有很好的领导力。她在谈到人类发展阶段观念的时候也很多次涉及到领导力的概念,她的多部著作中都涉及领导力的内容。蒙台梭利教学法所体现的原则以及其在实践中的实际运用为领导力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领导力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人类倾向,探索、交流、秩序的人类倾向都是领导力的表现。在家庭中家长是领导者,在蒙台梭利教室中蒙台梭利老师是领导者,蒙台梭利的方法可以适用于任意一个环境中。

      在蒙台梭利教室中,作为领导者的老师准备好自己成为一名专业、合格的蒙台梭利老师的过程,就是成为这个领导者的过程;蒙台梭利的专业培训也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成为更好的领导者的机会,让大家做好成为一个环境中更好的领导者的准备。

      蒙台梭利的专业培训,可以帮助我们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方式去理解正确的时机,并且可以让我们用一种严格和正视的方式来审视自己。无论我们是在受训的过程中还是回到我们的教室环境中,我们都需要时刻的审视自己。

      在学校群体中,管理者充当了领导者角色,这需要任何时候我们都应当作为角色模范而存在,我们需要有意识地关注自己的行为举止,我们如何与人交流、我们的衣着打扮等等,我们需要意识到自己的角色,并把自己放到一个正确的位置上。

      当Christine第一次做领导的时候,也是不断地去审视自己,但最初她也发现并不是她自己渴望的那个样子,对自己的交流方式也不是很确定的,觉得自己不具备很多的知识,也没有太多的经验。很渴望让自己变得更好,所以Christine每天都写日记,用以总结和记录,并去向有经验的人请教。所以Christine给予的建议就是,管理者在社群中想要做好领导,就必须不停地审视自己。

      蒙台梭利博士曾谈到我们作为管理者的时候需要承担责任,而不是觉得自己在这个群体中是绝对的权威。她说:我们需要拥有非常谨慎的观察能力,需要去思考所有工作的社群是如何运作的,老师和孩子是如何看待你是怎样作为领导者这样一个角色的等等。当我们跟老师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们需要反思是否保持了对老师的尊重,老师是否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和想法。

      作为领导者,需要具备可以很好的鼓励社群士气的能力,在社群中需要对所有的人有耐心,可以让社群中所有人的人性得到最大发展,而所采取的方式不是用他的言语而是用他的品德去影响大家。社群中孩子和老师的关系应该是在精神层面达到共鸣的一种关系。我们需要看看社群中作为主导者的领导价值是什么?为了体现这种方式,成人应该学会不是以一种消极的压制,而应是一种无声的存在。在学校中如何才能做到呢?很多时候我们很难控制住自己,通常我们看到一些现象的时候我们会立刻做出一些反应,不允许别人犯错,不能接受被反驳。

      作为蒙台梭利学校的领导者,还有一个职责就是准备环境。在环境中,蒙台梭利老师需要很好的考虑到环境的需求,精心的准备环境。作为社群中领导者,需要时常考虑整个环境的所有层面。蒙台梭利曾经很详细地谈到过家长如何为家庭做好环境准备,家长可以借由让家变得平和、温馨的方式为儿童准备好家庭环境,让孩子的兴趣在这里得以产生、发展。这也是我们在座各位的职责,我们作为学校领导者,应当让学校环境中的人得到平和和舒适,也应当让环境中的人的兴趣得到产生和发展。借由准备环境我们可以很好的支持到环境中的人的工作和生活,这是不容协商的职责,是每一个蒙台梭利人都必须要做的。

      谦卑是蒙台梭利环境下领导力的一个关键特征,不是从牺牲的意义而言,是从和平及精神满足的意义而言。在蒙台梭利的观念中,环境必须以儿童为中心,儿童是我们对未来的承诺和希望。这样一个观念对领导力是一个挑战。在儿童早期,我们成人需要很好的尊重和意识到人类的潜能。作为领导者其职责不仅仅只是准备好环境服务于儿童,还需要时刻维护这个环境,同时也应当谨慎的考虑到在社群中生活和工作的其他人,包括蒙台梭利老师和其他人员,关注他们的发展为他们准备好一个适宜的环境。因此,蒙台梭利学校的领导者也需要通过准备环境去领导一个社群。

微信图片_20181226105101.jpg

      社群成员为什么要融入社群呢?因为要建立归属感和平等感。首先我想要大家思考一下:我们所在的社群能够提供什么?

      在澳洲,政府对早期教育是很重视的。学校遵循一个早期的学习框架,主要集中在三方面:归属、存在和形成,而这三者中我们最为重视的是产生归属感。归属感对小年龄的孩子来说非常重要。所有的学校都必须帮助幼儿感受属于自己的社群的归属感。蒙台梭利强调终身学习的重要性,因此,我们对社群的态度是根据孩子的性格发展而来的,因为他们认同这个世界的生活。我们从发展的层面上了解到,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的归属感也会有所不同。但无论哪个阶段,让孩子感受到他是归属于他所生活的社群,这是非常重要的。当孩子具有了归属感后,他就会知道他是谁、可以依附于谁。他首先需要归属于他所在的家庭和他所在的文化,然后才是他生活的一个社群以及一个更广泛的范围。

      归属感可以让孩子产生独立、可以识别他所在社群中自己和别人的关系,孩子在生命的初期所产生的归属感对他一生都是至关重要的。而我们的归属感很大程度上与存在的形成也是紧密联系的,不仅仅只是儿童,你所领导的这个社群是否能够产生归属感,这是我们作为领导者需要思考的。蒙台梭利也曾经强调,人是终身的学习者,我们需要关注儿童一生的发展。我们工作的IC社群中,孩子可以在生命的早期与他人交往的早期经验——通过观察行为和模仿,这是一个以家庭为中心的社区。

      CASA的孩子是通过从别的孩子身上、老师准备的完备的环境中去学习的,他们在环境中观察别人,并借由自己的行动来定位自己在环境中的位置,建立与他人的互动,并开始意识到自己作为社群一员的地位。

      “儿童之家”一词指的是儿童社区。不是教室,也不是教师之家。这个环境是专门为孩子设置的,让他像在他们的社区一样工作。这个词可能会让父母感到困惑,因此我们需要向家长解释它的含义,想让家长更好的去理解肯定有挑战。最简单的解释就是让父母想象自己的家。他们在家里有什么感觉?他们如何与他人分享他们的家?有没有特别的地方可以用来做特别的事情(如做饭、洗澡、睡觉等)?当受邀到家里做客的客人翻看你的衣橱怎么办?考虑到这一点,让我们考虑一下我们的班级社区应该如何与家长开展互动。不请自来的父母应该被允许进入环境吗?父母应该被允许在孩子的房子里拍照吗?

      当Christine在经营一所学校的时候,父母被邀请作为孩子的客人来参观。孩子可以带他们的父母参观教室,分享他们最喜欢的活动;在环境中他们可以一起交谈;如果孩子想老师向他们示范工作,老师可以给孩子和家长一起做示范等。孩子和家长们都喜欢这样的活动。家长不会只是坐在那里,好像是在“检查”自己的孩子。在家长到班级时,我们是绝对不允许拍照的,就好像你的客人来你家拍你的东西一样,但户外环境是可以拍摄的。

      3-6岁的孩子作为参与者和观察者正在体验社群。他们不仅有机会享受社群所提供的一切,他们也为社群做出了贡献。他们照看东西,收拾东西,打扫桌子,清洗窗户,做饭,打扫房间,还邀请客人。他们对社群的影响与老师对社群的影响一样重要。他们不是在群体中被动的接受或只是听从老师的指令而行动,他们不觉得自己是被动的学习者,而是觉得自己作为社区成员具有有同等的影响力——在社区里,他们被赋予了选择学习方式的权利。

      6-12岁的孩子,他们是其所在社会领域迅速发展的班级社群的一员,也是更广泛的社群的一员。他们在CASA环境中所学到的知识很快就可以运用自如。他们会了解更大的世界,作为学习的一部分访问个世界,并在其他文化背景下形成他们与自己文化的认同。他们很快可以作为社群建设的参与者,为环境做出贡献。

      在3-6环境中,儿童是环境的参与者。孩子在环境中生活和存在,并有人去照顾他们生活和存在的环境,孩子去选择工作,做完工作再归位,在环境中建立一种平等的影响力。借由这样的方式他们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责任,也会意识到他们是环境的主人,是环境的参与者。作为社群中的领导者,我们需要思考是用强权去领导社群,还是作为社群的帮助者,去帮助社群的发展。



Words4

BY: 骥腾科技
图片
浙ICP备150306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