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首页 > 研究院 > 最新动态

AMI6-12助教课程有感

愿每一个“小学生”,都能被温柔对待


去年九月,菠菠正式升入小学,成为了一名小学生。

在他入学之前,除了养成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我对他没有任何学习上的要求,顶住了来自家人朋友的压力,没有给他报名幼小衔接班。我坚信孩子的学习习惯够好,就能靠自己适应小学的生活。

 

但事实上,菠菠的小学生活是这样的

班主任:“他上课是挺积极的,就是上课喜欢和人讲话。”

外婆:“你儿子太粗心,明明在家做都会的题目到了考试都错了。”

爸爸:“你就知道给他玩,别老想着带他出去,要让他静下心来学习。”

朋友:“赶紧给他去上补习班吧,不然跟不上,孩子要自卑的。”

菠菠:“妈妈,布置的作业太多了能不能让我睡觉了。”


要说我是否心态巨好毫无压力,那是骗人的。说到底,大家都是觉得我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应该要把孩子教好,我在学校引导家长如何做好幼小衔接,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效果也不尽如人意。


也会有一些人安慰我:“没关系,孩子一开始都是不适应的,但是你一定要转变观念,现在不比幼儿园,要严厉对待他,不能再这么自由下去了。”


但是,我知道,“太自由”“粗心”“爱说话”都只是表面现象,我需要静下心来,去了解6-12岁阶段孩子的心理,唯有了解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继而解决他。


今年8月,我在蒙台梭利AMI隶属协会的公众号上看到了AMI6-12小学助教课程的介绍,经历过漫长的排队报名后,我成为了AMI6-12小学助教课程的学员,开始了我为期十天的学习生活。


十天的助教课程中,培训师Rebecca帮助我们更系统更深入地了解6-12岁儿童的发展,包括儿童的生理特点,心理特点,敏感期,各感官的发展,以及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辅助6-12岁的儿童。

“小学生可以有自由吗?”

蒙台梭利说过:“人类因为拥有自由,生活才过得更加美好。我们对生活之所以无比热爱,是因为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体现了自由,都能让我们享受到身体力行的快乐。人类不是为了生存而活着,如果没有精神世界,生命将是一片虚无。由此不难看出,不断进行创造的儿童更加渴望精神世界,他们对这方面的需求更强烈。”


6-12岁的孩子和3-6的孩子相比他们更愿意离开家庭参加朋友间的群体活动,为了获得这种活动的机会,他们有时不得不跟父母唱反调。父母为了学习成绩的提高,提前安排好了孩子的所有时间,孩子就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处处寻找机会不执行父母的计划。


课程完结后的第一个周末,我尝试把孩子的时间还给孩子。


周五晚上,我告诉菠菠,周六周日是属于休息日,大人不需要上班,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安排周末活动,我想把你的周末时光还给你,你可以考虑一下要怎样安排周末的时间,前提是先定计划再行动。


菠菠惊呆了,他已经习惯于上了小学以后,被成人剥夺了这些权利,当幸福来临时,有些不知所措,很快他就通过微信邀请了一位好朋友一起与他共渡周末。


周六早晨,这位比他大一岁的妮妮姐姐来到了我家,菠菠和妮妮待在书房里做“周末计划书”。他们花了一小时还未将计划书做好,我有些安耐不住,走进书房想要提醒他们。当我走近书房,听到里面隐约传来争论的声音:“我觉得不需要做公交车,因为做地铁会比较快!”“可是我从来没有自己坐过地铁,我不知道怎么买票。”


在成人眼中,孩子就像一个玩具,在进行教育时候,成人无意中剥夺了孩子很多锻炼自己的机会。如果我现在走进去,用自己观念去评判他们的行为,并给出答案,我就剥夺了孩子的“讨论自由”。于是我退出房间,告诉自己,不如多给他们一些时间。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们从房间出来,手上拿着自己做好的计划书。他们俩对照着自己的计划书向我阐述着“周末计划”,周末活动的地点,如何去,需要多少费用,计划书的详细程度,让我瞠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最后询问了我的意见,是否同意他们这样的计划。


看似我在“放纵”他们,事实上,孩子内心的秩序感在约束自己,这就是蒙台梭利说的自由与独立的关系,成人尊重并保护了个体自由的最初积极表现,便使得幼儿通过这种活动走向独立。


所以建议父母,在遇到这种问题时,走在孩子的后面,学会沉默,放手让孩子做力所能及的事,给孩子时间,让他自己去安排,这就如同一根橡皮筋崩得越紧,越容易断。


小学生可以有自由吗?每个独立的个体都应该有自由,如若你不承认个体的自由便不可能形成纪律,就像《失控》这本书中写的蜂群效应,蜜蜂统治的神奇在于没有一个蜜蜂在控制它,但由一只看不见的手,一只从愚钝的成员中涌现出来的手,控制着整个群体。孩子这个看似自由的群里最后也会产生自己的群体纪律,他们为了更好地自我建构会自觉遵守。这个过程并不需要成人过多以及超前得去干预。

为什么上了小学的孩子特别“烦”,

他们总是爱“聊天”?

在周末外出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了这样的情况:孩子们在外出的过程中运用大量的语言讨论问题。


在计划中,孩子们要去一家炸鸡店吃中餐。当他们到达这家炸鸡店时发现,炸鸡店因为装修停业了。他们非常想要吃炸鸡,可是偏偏这家店停业了。


菠菠提议,不如去隔壁的肯德基吃炸鸡,当他们走进肯德基选了套餐后发现自己的预算和实际产生的餐费相比,远远不够。


两个孩子走出肯德基坐在店门口商量,妮妮提议,不如我们去吃对面的粉丝汤,比较便宜。菠菠表示不同意,自己非常想吃炸鸡。经过商量和讨论,孩子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两个人都想吃炸鸡,接下来就是如何解决餐费的问题。


他们首先想到问成人借钱。换做以前我会帮他们付超出的部分,可是想到蒙台梭利说过的,家长做得过多,孩子发展的机会就会更少。所以我告诉孩子们,不如想一想是否还有别的把饭。


妮妮想到,以前妈妈在给她买肯德基时会使用优惠券,于是他们去店堂看了一下,在自助点餐的地方确实有优惠套餐可以购买,比单点会便宜一些,但是仍然不够,菠菠发现,在做预算的时候他们多预算了十块钱,作为备用金,如果加上这个钱他们就可以买肯德基吃了。


经过计算后,两个人如愿吃到了炸鸡。


蒙台梭利说过,6-12岁的孩子有一种小组本能:孩子倾向于将不同的孩子组成一个小组,无论是在学校的操场还是自己的家庭的附近,他们会制定出小组的规则,通常在7-10岁会比较明显,他们通过这样的活动做一些进入社会的准备活动。这就是6-12岁的教室与3-6岁的教室相比更嘈杂的原因。在3-6岁的环境中他们已经做好了语言的预备,当他们进入6-12岁的环境,他们就可以运用这些习得的语言开展讨论并解决问题。


没错,“聊天”“话很多”在某些情况下是孩子与孩子之间在讨论,最终为了解决他们发现的问题。


在过程中,看到他们花那么多时间讨论如何解决问题,我内心一开始是焦虑的,某些时刻他们讨论的内容甚至发生了偏离,比如说到肯德基的时候,他们会引发去讨论自己最喜欢吃的是哪一款,我非常想介入将他们的思想“拉”回来,当我克制住自己之后发现,他们看似天马行空的讨论最后总会有一个契机将话题引回到“正题”,成人的担忧简直是多此一举,孩子们都是“天才辩论家”,他们用小组内的规则开展讨论并解决问题。


这真的是一个神奇的自然规律。


于是我告诉自己,面对孩子,成人要以谦卑的心去追随孩子。当你犹豫“是否要去打断孩子的聊天?”“是否要去批评孩子话太多?”时,请使用蒙台梭利的方法:观察。当成人静心观察时,便会自然找到答案。


说了这么多,我是否找到了一些秘诀,又是否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呢?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6-12的助教培训让我初步了解6-12岁孩子的心理发展特征,让我学会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孩子。


对于步入6-12阶段的孩子来说,这是一次“重生”,对于孩子的父母来说,同样也是重生。我带着“教育孩子”的目的来参加课程,最后被重新建构的是自己。这些知识帮助我理解和观察孩子,去接受孩子自我建构过程中的每一点细小的变化,帮助我更平和地接受孩子步入6-12阶段产生的变化,这是一个开始,我愿意和孩子一起在这条道路上不断自我建构,一起达到自我完美。


非常感谢杭州第三期AMI6-12助教毕业学员王羽和大家分享课后感想


Words4

BY: 骥腾科技
图片
浙ICP备15030649号-1